来日可期。

失物招领。

教师节就应该画老师!!和班里的小伙伴一起完成了。还有一只爆豪喵和绿谷喵。……
最后画出来反倒把老师画年轻了!!…也没有画伤疤和胡渣…嗯,姑且就认为是青年时期的老师吧~真美好啊。
p3是原图。…

人是超级容易爱幻想的。每次一想起以后跟未来爱人的种种经历,就会觉得来日可期。

生日快乐!纪昀先生!

虽然不是直系后代……但还是祝祖宗生日快乐!

今天天气真好~。回母校的时候拍了校园。

今天的语文课代表理科好了吗。

李白觉得自己快要绝望物理课了。
他实在受不了物理老师了。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夏侯惇八百万。夏侯惇天天不是让他上黑板画电路图就是让他讲题。
“李白!大声告诉我!这是啥电路!”
“啊……。串…。不对…。并…呃…那啥…。并联!”
“屁!你瞎了吧!电压表当断路这他妈明明是串联电路!”
坐第一排的鲁班七号觉得自己要聋了。
“老师…。素质。注意素质…。”

“我他妈的骂脏话了吗!没有!”

“好…。没有…。没有…。”

【王者学院】辣鸡破寝室迟早药丸。

依旧。 圈自家画手双子。@哟吼?!! 关注后续短漫请关注他。
——————————————————————————————
这是一个关乎性命的时刻。
李白表情仍是胜劵在握的样子,再看刘邦也是一副释然,韩信索性闭眼不去看那已经揭示的惨痛事实,他知道,他们已经渐行渐远。




“K的三带一。”
“四个2。”
“王炸!!!哈哈哈辣鸡你们输了!!刘邦!韩信!掏钱!”



张良寝室长表示妈的智障熄灯之后禁止大声喧哗打手电筒打牌,没收扑克牌扣个人考核分。

刘邦同学。我受够你了哟。

大概我画手会画?依旧很有毒。
——————————————————————————————刘邦最近迷上了吹泡泡糖。包里装的是泡泡糖,书里夹的是泡泡糖,韩信借他的眼镜打开盒子一看还有一块泡泡糖。
“你是不是葡萄味的泡泡糖成精了?”韩信无语的表示他这辈子都不想看见泡泡糖了。

张良现在很烦。特别烦。非常烦。他下午就要去给理科的学弟演讲,刘邦坐在自己身边不停的一边打游戏一边吹泡泡糖。
“咻——啪。”
“咻——啪。”
“咻——啪,啪,啪,啪。”
狠狠的扇了始作俑者几巴掌后,张良心满意足的抽回自己的书果断转身回宿舍,留下被糊了满脸泡泡糖的刘邦。

【邦良】别动我笔袋!

刘邦最近新买了个笔袋,是最近特别流行的那种,长不溜丢的,极其逼真的,咸鱼样子的笔袋。其与实物高度契合足以以假乱真,以至于李白来上语文的时候对海鲜过敏的他差点把笔袋从窗口扔出去。

对此刘邦表示,总有刁民想害朕,的笔袋。

下午体育课和韩信打篮球回来从玻璃外看到张良若有所思的站在他桌旁,然后飞快地把一张字条塞了进去。

刘邦当时有点茫然,随机突然意识到自家子房是不是不好意思面对自己于是偷偷写了告白小纸条,开开心心趁别人不注意小心翼翼的拿出笔袋里的纸条,只见上面用张良特有的字体工工整整写着三个大字。

“陈胜王。”

——————————————————————————————
听说有小伙伴流量看不了图所以发了文字版的。短漫请戳自家画手双子er。 @哟吼?!! 。热爱刀子热爱有毒。天天嫖娼身体棒:D

大概是个有毒的东西。

刘备最近感觉很不舒服。腿疼腰痛手抽筋,吃嘛嘛不香,浑身上下都别扭。
于是他去问刘邦。
刘邦正在捣鼓音响,听刘备一描述拍拍他的肩说放心,老子给你放个东西你学着跳跳包你几天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走路带风。
于是他转身放了。





时代在召唤。

一篇苏仏。苏格兰的苏。异色仏注意。

“去他妈的女人。”。

斯科特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手臂突然发力捏扁了手里的易拉罐,里面的液体有几滴溅到了他昂贵的衬衫上,不过他现在没心情抱怨这个,他的心思全在刚刚的party上。

他的搭档。不。他喜欢的那个男人——弗朗索瓦·波诺弗瓦,在晚上的庆功宴会上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了笑容,甚至情绪高涨的谈着吉他,对那个……什么…对!弗朗索瓦丝对唱起情歌来!!他从来没有见过索瓦那么温柔的笑过,也不没有见过他对除他以外的人唱过歌。

弗朗索瓦有一副好嗓子,而且精通各种乐器,尽管这跟平日他的严肃形象不符,可是不得不承认,不管做什么,只要他认真起来的样子,都迷人极了。

他们上过床。差不多仅仅能当普通的炮友关系。要知道,把一个性冷淡操到哭着高潮,嘶哑的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是一件让人满足且非常有满足感的事情。

可是那个女人亲了弗朗索瓦。她抬了头,紧闭眼睛,托起他的下巴,把自己的唇就那么一点一点,轻轻地亲了自己的弗朗索瓦。

那一瞬间他好像感觉到了绝望的感觉,就像心脏被掏出来,胸前的空虚的黑洞一般吞噬着感情。周围模糊听不清是什么的只有不断的起哄声和尖叫声,舞台上紧紧相拥的两人甜蜜依旧。

去他妈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