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可期。

失物招领。

今天天气真好~。回母校的时候拍了校园。

一篇苏仏。苏格兰的苏。异色仏注意。

“去他妈的女人。”。

斯科特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手臂突然发力捏扁了手里的易拉罐,里面的液体有几滴溅到了他昂贵的衬衫上,不过他现在没心情抱怨这个,他的心思全在刚刚的party上。

他的搭档。不。他喜欢的那个男人——弗朗索瓦·波诺弗瓦,在晚上的庆功宴会上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了笑容,甚至情绪高涨的谈着吉他,对那个……什么…对!弗朗索瓦丝对唱起情歌来!!他从来没有见过索瓦那么温柔的笑过,也不没有见过他对除他以外的人唱过歌。

弗朗索瓦有一副好嗓子,而且精通各种乐器,尽管这跟平日他的严肃形象不符,可是不得不承认,不管做什么,只要他认真起来的样子,都迷人极了。

他们上过床。差不多仅仅能当普通的炮友关系。要知道,把一个性冷淡操到哭着高潮,嘶哑的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是一件让人满足且非常有满足感的事情。

可是那个女人亲了弗朗索瓦。她抬了头,紧闭眼睛,托起他的下巴,把自己的唇就那么一点一点,轻轻地亲了自己的弗朗索瓦。

那一瞬间他好像感觉到了绝望的感觉,就像心脏被掏出来,胸前的空虚的黑洞一般吞噬着感情。周围模糊听不清是什么的只有不断的起哄声和尖叫声,舞台上紧紧相拥的两人甜蜜依旧。

去他妈的女人。

啊啊,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