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原来是只鹿☆

自家画手双子er@哟吼?!!。负责提供脑洞和短文。拜年势力登场。

黄昏的宁夏——。

今天的语文课代表理科好了吗。

李白觉得自己快要绝望物理课了。
他实在受不了物理老师了。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夏侯惇八百万。夏侯惇天天不是让他上黑板画电路图就是让他讲题。
“李白!大声告诉我!这是啥电路!”
“啊……。串…。不对…。并…呃…那啥…。并联!”
“屁!你瞎了吧!电压表当断路这他妈明明是串联电路!”
坐第一排的鲁班七号觉得自己要聋了。
“老师…。素质。注意素质…。”

“我他妈的骂脏话了吗!没有!”

“好…。没有…。没有…。”

【王者学院】辣鸡破寝室迟早药丸。

依旧。 圈自家画手双子。@哟吼?!! 关注后续短漫请关注他。
——————————————————————————————
这是一个关乎性命的时刻。
李白表情仍是胜劵在握的样子,再看刘邦也是一副释然,韩信索性闭眼不去看那已经揭示的惨痛事实,他知道,他们已经渐行渐远。




“K的三带一。”
“四个2。”
“王炸!!!哈哈哈辣鸡你们输了!!刘邦!韩信!掏钱!”



张良寝室长表示妈的智障熄灯之后禁止大声喧哗打手电筒打牌,没收扑克牌扣个人考核分。

刘邦同学。我受够你了哟。

大概我画手会画?依旧很有毒。
——————————————————————————————刘邦最近迷上了吹泡泡糖。包里装的是泡泡糖,书里夹的是泡泡糖,韩信借他的眼镜打开盒子一看还有一块泡泡糖。
“你是不是葡萄味的泡泡糖成精了?”韩信无语的表示他这辈子都不想看见泡泡糖了。

张良现在很烦。特别烦。非常烦。他下午就要去给理科的学弟演讲,刘邦坐在自己身边不停的一边打游戏一边吹泡泡糖。
“咻——啪。”
“咻——啪。”
“咻——啪,啪,啪,啪。”
狠狠的扇了始作俑者几巴掌后,张良心满意足的抽回自己的书果断转身回宿舍,留下被糊了满脸泡泡糖的刘邦。

【邦良】别动我笔袋!

刘邦最近新买了个笔袋,是最近特别流行的那种,长不溜丢的,极其逼真的,咸鱼样子的笔袋。其与实物高度契合足以以假乱真,以至于李白来上语文的时候对海鲜过敏的他差点把笔袋从窗口扔出去。

对此刘邦表示,总有刁民想害朕,的笔袋。

下午体育课和韩信打篮球回来从玻璃外看到张良若有所思的站在他桌旁,然后飞快地把一张字条塞了进去。

刘邦当时有点茫然,随机突然意识到自家子房是不是不好意思面对自己于是偷偷写了告白小纸条,开开心心趁别人不注意小心翼翼的拿出笔袋里的纸条,只见上面用张良特有的字体工工整整写着三个大字。

“陈胜王。”

——————————————————————————————
听说有小伙伴流量看不了图所以发了文字版的。短漫请戳自家画手双子er。 @哟吼?!! 。热爱刀子热爱有毒。天天嫖娼身体棒:D

发刀势力准备登场。与双子勾肩搭背。

大概是个有毒的东西。

刘备最近感觉很不舒服。腿疼腰痛手抽筋,吃嘛嘛不香,浑身上下都别扭。
于是他去问刘邦。
刘邦正在捣鼓音响,听刘备一描述拍拍他的肩说放心,老子给你放个东西你学着跳跳包你几天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走路带风。
于是他转身放了。





时代在召唤。

一篇苏仏。苏格兰的苏。异色仏注意。

“去他妈的女人。”。

斯科特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手臂突然发力捏扁了手里的易拉罐,里面的液体有几滴溅到了他昂贵的衬衫上,不过他现在没心情抱怨这个,他的心思全在刚刚的party上。

他的搭档。不。他喜欢的那个男人——弗朗索瓦·波诺弗瓦,在晚上的庆功宴会上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了笑容,甚至情绪高涨的谈着吉他,对那个……什么…对!弗朗索瓦丝对唱起情歌来!!他从来没有见过索瓦那么温柔的笑过,也不没有见过他对除他以外的人唱过歌。

弗朗索瓦有一副好嗓子,而且精通各种乐器,尽管这跟平日他的严肃形象不符,可是不得不承认,不管做什么,只要他认真起来的样子,都迷人极了。

他们上过床。差不多仅仅能当普通的炮友关系。要知道,把一个性冷淡操到哭着高潮,嘶哑的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是一件让人满足且非常有满足感的事情。

可是那个女人亲了弗朗索瓦。她抬了头,紧闭眼睛,托起他的下巴,把自己的唇就那么一点一点,轻轻地亲了自己的弗朗索瓦。

那一瞬间他好像感觉到了绝望的感觉,就像心脏被掏出来,胸前的空虚的黑洞一般吞噬着感情。周围模糊听不清是什么的只有不断的起哄声和尖叫声,舞台上紧紧相拥的两人甜蜜依旧。

去他妈的女人。

啊啊啊网线被拔了救命打不了王耀了_(:з」∠)_心塞。今天首胜还没拿。

王者荣耀/白安/陪你歌尽长安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灵感来自自家李白。嗯傲娇真的很难搞我会说?总之白安好萌吃我安利吗!!
——————————————————————————————
1.“今朝有酒——今朝醉”,李白正在喝酒打野的时候,潇洒的诗句还没念完就被突然蹿出的暗影主宰和小姑娘硬生生憋了回去。
“你是脑子有病吗…。”,李白无奈的快要崩溃,只带了一把打野刀的他也只能和那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不点一起狼狈不堪的拔腿就跑。等到主宰重新复位的时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旁边的小不点突然开了口,声音冰冷机械的几乎听不出感情。
“李白先生。我可不叫“你”。”
哟呵。脾气还挺横。
   
2.李白回到召唤师峡谷后经过四处打听,终于知道那天那个鲁莽的小姑娘叫安琪拉,西方新来的魔法师。
“最近外族人真多”,李白摇摇头对狄仁杰说,“不知道有没有能跟我一决高下的对手”。
“太白。为什么只是对手,不是队友。”
“队友?我可不需要。。”
  
3.某日李白打完几个野怪突然心血来潮,跟在小兵后面摩拳擦掌正欲推掉下路的防御塔,就被藏在塔里的妲己扔了一连串技能打到残血,李白顿有跟对方决一死战的意思,一式将进酒还没施展出来妲己就被后面扔出的巨大火球击中,挣扎了几下就死掉了。
“第一滴血 安琪拉 击杀 妲己”
“没门。逃跑。”,身后还有些生硬的中原话和那天精致面孔表情僵硬的少女很快连接在一起,李白转身回头冲她笑笑,“又是你啊。小不点?抢我人头。”
“我叫安琪拉。”,有些不满的拍拍魔法书,安琪拉反驳到,“不是“你”。”
“你当然不是我,我可是青莲剑仙。”
“你脸呢。”
“喏。这。”,李白开心的冲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李某既然有脸,何必遮遮掩掩?”
“……。”,安琪拉沉默了一会,毅然决然的转身就走,“脑子有病…。”
 
4.从那之后李白和安琪拉总是会在下路不约而同的碰到,久而久之彼此也莫名的练出了默契。李白冲锋的时候知道背后会有安琪拉稳定的火球援助,安琪拉不小心被小兵团团围住时也知道自己不久就会被淡青色的剑阵包裹。
“安琪拉。过来拿蓝。”
“你呢?”
“我不用。”
“…。谢谢。”
但有的时候两人没有话题,只有火球炸裂开来的爆炸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也没有多么无聊。
   
5.召唤师峡谷的人们渐渐感觉有点不对,一向独来独往无拘无束的诗仙身边突然多了个小姑娘,还陪她闲聊给她打怪。
“李白。”,李元芳严肃的问李白,“你是不是喜欢安琪拉。”
“哈?开什么玩笑”,李白不屑的摆摆手笑笑,“你懂什么小耗子,多个免费打工的也不错。”
    
6“你好悠闲啊,大剑圣”,清爽夏夜李白正靠在背后的长剑上喝酒,旁边草丛传出细碎的脚步声,听到来者声音后身上爆发出的剑气和警觉顿时收敛,又恢复了懒散的态度。
“剑仙。”
“所以说,你们东方人真麻烦,什么剑啊仙啊圣啊的。”,安琪拉皱着眉头在他身旁坐下,不满于那些稀奇古怪的称号难懂复杂。
“当然有了”,李白突然来了兴致,“一个是宫本武藏。一个是李白,你说呢?不过还是仙厉害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你是个人类。”,安琪拉漫不经心的翻阅着魔法书,有些不屑他的骄傲。
“我自然是人类”,李白笑着有些开心,豪饮一口酒将酒壶系好,“说的是在剑的方面,我已经不属于地上的人了”
“切…”,安琪拉有点无语,飞快地转移了话题,“来。我陪你喝酒。”
『你还是有血有肉的人的。而我,梅林,是为复仇生的。』
   
7.李白发誓他没见过喝酒这么厉害的女生,脸不红舌头不打结,他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了,安琪拉转身也不知道扔给他
一件东西就顺手接了过来。
“这叫贤者的庇护。铠甲。我用不了。你穿吧。”安琪拉头垂的很低,醉眼朦胧的李白看不清她的表情。
“哦…铠甲啊。可以。我穿我穿…”,酒量上脑意识模糊的李白胡乱答应了下来,突然听到安琪拉轻轻地一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李白。”,酒立马醒了一半。
“但是啊,为什么送我啊?我们很好啊?”,李白轻笑。
    
8.李白和安琪拉经过那个夏夜后,几乎再也没有说过话,碰到也只是默默擦肩而过。
『我不需要队友。』
李白又回到了召唤师峡谷的酒楼,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战场了,没有身边没有熟悉的火球和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一切又回到了正轨,但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喂,李太白”,花木兰拎着长剑冲李白大喊,“你没去帮安琪拉?我还以为你们很熟呢。”
“…帮什么…。”,李白的心莫名跳漏一拍。
“妲己啊。上次小安轰死了她,又让她掉了一条尾巴。这次她带着人来复仇了。”
“…小不点…?!”
    
9.李白赶到的时候,安琪拉已经残血了,只要一个普通攻击就能致她与死地,只能躲在塔里苟延残喘。李白忘记了对方的人数优势,一堆技能过后就发了疯一样冲进了人堆里。
[李白 双杀]
[李白三杀]
一番激战过后,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剑,然而只穿了一件铠甲的他终究还是不慎被嬴政的光剑击中,倒在了血泊里。他闭上眼睛前最后看到的场景,是总是挂着灿烂笑脸的粉色马尾的少女异常平静冰冷的目光,头上原来像是装饰的恶魔角变成了锋利的怪角,从未见过的炽热射线吞没了一切。
『别了。李白。』
      
10.李白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次睁开眼睛,头痛欲裂之后是满满的孤寂挥之不去,扁鹊告诉他是他身上唯一的铠甲保留了他最后一口气等到他来。李白只是淡淡的笑笑,一手拿酒壶一手拎剑离开了。
『开什么玩笑啊,那个小不点才不会就这么放过我。』

李白再也没有见过安琪拉,亚瑟说安琪拉已经死了,还告诉他安琪拉真正的名字叫做梅林。李白不信,也不承认梅林这个名字。
“她叫安琪拉。”
李白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去了下路,打打野怪杀杀小兵,晚上躺在草丛里喝酒。
    
你怎么就走了呢。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离开。
 
最后动情与否,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篇诗,一壶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